16年不降级!5年不扩军!资深专家:CBA比中超发展好,但不能全模仿NBA

原创 PC4f5X  2021-04-29 08:24 

转眼间CBA联赛已经进入第26个年头的尾声了,俨然是个青壮年了。从1995年的全国男篮甲A联赛,到2005年被命名为中国男篮职业联赛;从初时的12支甲级队,到2005年取消升降级、直至2014年扩军为20队。这26年来CBA联赛确有变化与提升,在国内看起码是除中超联赛(CSL)外第二个关注度很高的品牌赛事,且在亚洲影响很大。由于20多年来有众多欧美球员加入,比赛观赏性增强,故在世界篮坛也小有名气。然而,在我看来CBA联赛的变化与提升是表面多于内涵,形式多于实质,如想走上真正的职业联赛之路,必须痛下决心吐故纳新。

必须承认,中国篮球改革是以赛制为突破口的,这就是以主客场制取代赛会制。赛制的改革,推动了中国篮球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民营企业也纷纷投资创办篮球队,从而初步实现了从专业队到俱乐部的形式转变。赛事有了商业包装运作,从而吸引了国外专业体育营销和著名运动装备纷纷涌入,明显的标志是中国篮球运动员脱掉了“梅花牌”比赛服和回力鞋,穿上了“耐克”等洋品牌,直至穿上安踏、李宁等民族品牌。球员渐渐也讲起身价了,从几十万到几百万再到千万之上。这一变化的速度足够迅捷,尽管中国篮球的改革比足球还晚一年,但有些外在的变化超过了足球。

不过你仔细咀嚼其中味道,发现CBA的变化全部来源于NBA,全部模仿于NBA。不错,NBA是世界职业篮球的最高殿堂,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学习借鉴。但是,至今我仍然顽固的认为职业联赛是西方资本主义阶段发达的产物,而我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以公有制为主体,体育体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仿照前苏联建立起来的。NBA成立于1946年,其历史比新中国还稍长,我们探索竞技体育职业化,必须结合国情,需要更多年的探索实践。NBA形式上的东西好学,但如触碰不到实质,更缺乏紧密联系国情,中国竞技体育的职业化就难以走上规范,其突出表现就是钱涨上去了,水平却下来了。

谈这个大而深的问题似乎为时尚早,那我就先说说CBA联赛为什么只入不出不行。谈这个问题,就必须了解新中国的篮球历史,我国篮球甲级联赛始建于1956年,首届仅有10队。1957年国家体委明确了甲、乙、丙三级赛制,三级各为12队,每年联赛甲级第11 、12名降至乙级,乙级冠亚军队升至甲级,丙级也如此。这种升降级制的最大好处就是竞争激烈、优胜劣汰、层层递进,从而保证了甲级队处于最高水平。1966年“文革”爆发后,体育陷入停滞。1972年全国五项球类运动会举行,体育战线开始复苏。1973、1974年举办了全国篮球联赛,为恢复等级赛制创造了条件,1977年正式恢复甲级联赛。至1995年创办男篮甲A联赛时,受“金牌战略”影响,很多省、市、区的篮球队解散,与甲A联赛的衔接是甲B联赛,甲B联赛之下是乙级,丙级队消亡。甲A、甲B、乙级联赛三级赛制到2004年被取消。

2005年篮管中心李元伟主任将甲A联赛命名为中国男篮职业联赛(仍简称CBA)的同时,所谓的准入制取代了升降级制。取代的理由主要有两个:一是减轻CBA各队的压力,二是防止有人“做工作。”从2005年至2014年CBA联赛逐步扩军至20支,似乎成了除NBA之外的世界第二大职业篮球联赛。奇怪的是自2014年之后CBA联赛不仅不再扩军,且在2017年做出了CBA联赛5年内不扩军的决定,这就使得CBA这些年来形成了一个不进不出、缺乏竞争的利益江湖。

在2004年取消升降级的同时,篮管中心还把其管办下的甲B联赛和乙级联赛合二为一,改称为全国男子篮球联赛,英文简称NBL。2015年7月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NBL成为首个实行“管办分离的”国家级联赛。该联赛拥有10多支球队,最多时达到15支。在2021年之前的17个赛季中,有11队获得过冠军,其中陕西信达和安徽文一各夺冠三次,江苏同曦、广西威壮和东莞新世纪各夺冠两次,云南红河、浙江广厦、天津荣钢、广东凤铝、广州六穗、四川6队各夺冠一次。自2005年至2014年间,东莞新世纪(现深圳)、浙江广夏、天津荣钢、青岛双星、四川金强,江苏同曦(现南京)、重庆翱龙(现北控)共7队先后通过准入制晋升CBA。

当时准入的主要依据是在NBL联赛比赛成绩列前,另一理由是考虑地区分布,三是资金有充分保证。在佛山购买了陕西锂源队后,更名为佛山锂源动力队,也就是今天的广州队,这样广东省就有了3支CBA球队了,不能再多了。获得2012年NBL亚军的广州自由人队,便迁往重庆,更名为重庆翱龙队,并于2014年准入CBA。2015年北控用两亿收购了该队,故最初的广州自由人队就演变成了如今的北控队。

在取消了升降级、实行准入之后,篮管中心发现扩军进来的球队与传统的老牌甲级队在实力上明显存在差距,于是就在2008至2009赛季推出了“三外援”政策,即前一年名列第十三至十六名的球队,加上新准入的天津和青岛共六队,可以在注册双外援的同时再引进一名亚洲外援,亚洲外援上场时间和人次不受限制。这也就是说享受“三外援”政策的球队比赛时上场的5名球员中可以有3名外援在场上。在2016年拥有“邓哈哈”三外援组合的四川队夺冠后,该项政策有了变化:一是只有上赛季名列第十七至二十名的4个球队可以引进亚洲外援;二是末节均为外援1人次,但亚洲外援不包括在内。从2018至2019赛季起,享受“三外援”政策的球队减少到最后两名。

在免去了升降级之忧、又可以享受“三外援”政策的10多年里,这些靠“准入制”扩军至CBA球队战绩如何呢?我们不妨挨个回顾一下:

1、深圳队因为过去在东莞就早早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青训体系,因而在发掘培养本土年轻球员上取得明显成效。晋升CBA后引进适合球队体系的外援,这16年来取得相当不错的战绩,曾十次打进八强,其中获得第三名一次,五获第四名。与此同时,还向国家队输送了孟铎、顾全、李慕豪及沈梓捷等优秀球员。

2、 浙江广厦队是2006年准入至CBA的,至今虽没能实现夺冠目标,但却在2018年获得亚军。广厦队在抓青训方面也是颇有成效的,故在其他赛季12次跻身八强,也曾获得一次第三名,最差名次是14名。孙铭徽、胡金秋等是年轻队员中的佼佼者。

3、 广州队虽然不是靠准入进来的,但这16年间只打进八强一次,最好名次是第五名,其中有7次排在15名之后。尽管这个赛季在郭士强的调教下有所进步,但仍折在了12进8的征途上。究其原因是队伍缺乏底蕴,青训建设没显成效,鞠明欣虽曾入选中国蓝队大名单,但最终没能进入正选。

4、 青岛队最初是利用济南部队的班底组建起来的,最早的投资方是双星集团。自2008年准入CBA后,在2014至2015赛季李秋平指挥球队取得第四名,当时也是靠“三外援”政策而取得的最好名次。13年间7次名列15名之后。2017年青岛国信集团入主后,青训建设逐步加强。这个赛季在吴庆龙的统领下获得常规赛第六名,是队史第二个好名次,但至今无人入选国家队。

5、 天津队也是在2008年准入到CBA的,13年间最好名次是第六名,其它12个赛季都排在12名之后,其中15名之后9次,最差名次是上赛季的19名。天津是中国篮球的摇篮,也曾有着辉煌的历史,“南开五虎”曾威震旧中国篮坛。新中国成立后的五六十年代,涌现出众多名教练和国手,这也是当初篮管中心力主让天津准入的主要缘故。但是,准入CBA后由于投资有限、后备人才匮乏,无人能入选国家队。自上世纪70年代至今,仅张楠一人曾入选国家二队。

6、 四川男篮是有历史底蕴的,早在1959年的首届全运会上就一举夺冠。80年代向国家队输送了李亚光。CBA创办初期,四川队曾是甲A12队中一员,但因主场记录台屡屡作弊被降级。2009年四川队被四川金强实力有限公司收购,重组为四川金强蓝鲸俱乐部,2013年重入CBA。2016年靠“三外援”政策四川队一鸣惊人而折桂,创造了CBA史上的一个奇迹。次年不能继续享受“三外援”政策的四川队,名列第七,之后的三个赛季是19名和两次17名。这个赛季名列常规赛第十一名,在12进8中败阵。

7、 南京队是2014年准入到CBA的,7个赛季的排名都在14名之后,这个赛季排名18,无人入选国家队。

8、 北控队自准入CBA后也是战绩不好,上赛季在马布里的指挥下获得第六名,但这个赛季名列第十三,其它5个赛季有4个赛季在12名之后,这期间无人入选国家队。北控队缺乏底蕴,虽有青训体系,但未见成效,始终靠购买球员维持。这个赛季引入不少老将,但因受伤病和体能影响,状态下滑明显。

把这8个队在CBA的历年排名归纳列出后,便一目了然。如果没有“三外援”政策的扶植,有些队就难以冒尖,有些队则依旧徘徊不前。深圳队、广厦队以及今年状态向好的青岛队,之所以能够取得不错战绩,根本原因在于重视后备力量的培养。

实践证明,“三外援”在一定程度上看似帮助一些球队暂时缩小了与传统甲级队的差距,但也是昙花一现,好景不长在。实质上“三外援”政策也是一把双刃剑,它带来的更大弊端是伤害了CBA联赛,既没有真正缩小弱与强之间的真正的差距,更没能带动本土球员的成长。有些队一旦没了“三外援,”便溃不成军。给观众的印象就是滥竽充数。

按当初洋洋洒洒多达50多条的“准入制”条例对照,这些靠“准入”升到CBA的俱乐部,多数并未真正达标。“准入”后如按条例中的扣分制核查,有些队早就该出去了,但篮管中心这么多年从没有进行过严格核查。无论是当时的CBA联赛委员会,还是后来成立的CBA公司,都好像没这回事似的。如今回过头看那个存在16年之久的“准入制”,还适应当今的形势吗?

2017年宣布的CBA5年不扩军的决定,遭受打击最大的就是NBL。NBL球队始终不解为何不扩军?他们不能不怀疑,难道已有20队的CBA要抱团自成江湖、利益共享?CBA已是中国顶级的篮球联赛,它岂能违背优胜劣汰的竞技体育规律?只进不出的后果既伤害了NBL,也伤害了CBA。NBL球队分布在陕西、安徽、湖北、湖南、河北、河南、贵州、广西等地,这些年篮球气氛越发浓厚,名列前茅的球队晋升CBA有利于提升这些省、区的篮球竞技水平,也有利于篮球市场的开发。如今7年已过,CBA为什么还不吐故纳新?安徽文一队在第三次夺得NBL冠军后,各队又一次发出强烈呼吁:“CBA不能只入不出,必须有进有出,必须有公平的竞争!长期排名CBA末尾的两个球队应该退出,让位给NBL的冠亚军队!”中国篮协副主席、安徽文一俱乐部董事长宫鲁鸣明确表示:“我们的目标就是进入CBA!”

据了解,NBL中的优胜球队每年投入的资金不少,数目甚至超过了CBA中的某些球队,青训体系也逐步建立健全,反倒是CBA中常年战绩不好的球队,好像是端上了“铁饭碗”,靠逐年提高的分成过着旱涝保收、高枕无忧的日子,这难道是命名的职业联赛吗?众所周知,CBA一直在模仿NBA,但是,人家是汇聚了世界球员的真正职业或称商业联赛,没有升降级自有人家的道理,而CBA必须有升有降,以保持造血功能,逐步探索出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职业联赛之路。欧洲篮球联赛历史悠久,仍多年坚持升降级制,因而保持了世界先进水平。早于篮球改革的CSL,不也始终坚持升降级吗?中国篮球要发展、要进步,就必须推倒经实践检验不成功的做法,重启升降级制。否则,就是一条故步自封 、缺乏竞争和实质创新、泡沫充斥的没落江湖!恳请身兼中国篮协主席和CBA公司董事长两高职的姚明及其他高层人士,能将此提议纳入议事日程。

作者:孙保生

(责任编辑:乔元雷_NS1098)

本文地址:http://www.toolboxau.com/103.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PC4f5X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